【丧】树林

萌亨本超蝙,日常活在相册,依靠超蝙亨本粮和本阿弗莱克的街拍/电影/采访存活

【超蝙】小甜饼和梦

ooc#超级ooc#无比ooc#异常ooc#
管你脑补哪版超蝙吃得开心就好#
虽然本心亨超本蝙#

克拉克在路上悠闲的走着,这实在是一件稀奇事,毕竟往往这条路上只能看到他飞奔的身影,急匆匆地跑去上班或是急匆匆地飞去开会。
但今天他奇迹般的出现了空档,虽然已经是傍晚了,但这种没有任何紧急的事情要做的情况确实少见,以至于难得的悠闲时光让克拉克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做梦,而梦里甚至还不乏有食物的香气——他悠哉悠哉走着的时候闻到了巧克力的香甜气味。
一扭头是街边的小甜饼店,漆黑的招牌上几个清晰的大字,可谓低调奢华有内涵,让克拉克不禁想起来某个有同样画风的大蝙蝠。
而克拉克的脑内记忆存档也适时发挥作用。“上次……蝙蝠洞的桌子上是不是摆着一盘小甜饼来着?难道大蝙蝠喜欢吃小甜饼?啊,一只漆黑唬人的大黑蝙蝠蹲坐在滴水兽上吧唧吧唧吃小甜饼?那掉的渣渣会不会落在行人头上……不不不,这画风不对……可阿福应该是很了解布鲁斯的喜好的,应该不会错……吧?”
克拉克看了看门口站着乌泱乌泱的一长串人再加之以诱人的香气,躯体先脑子一步站在了队尾。思索完的时候后面已经又站了两三个人了。
“嗯……不能白在这里站这么久啊,还是买吧”
于是克拉克成功把自己的傍晚时光消磨在了排队上,并让这一顿小甜饼从餐后甜点变成了夜宵。
拿着好不容易排队买来的小甜饼,克拉克决定动用“超人快递”这一功能把小甜饼趁热送到那只永远没有假期的黑蝙蝠手里。
“嗨?B!我刚买了小甜饼,你要不要来一些啊?”
“滚出我的哥谭!”
“B~我不会插手你的夜巡的,我就送个小甜饼就走。”布鲁斯仿佛看到了氪星人身后有一只毛绒绒的大狗尾巴谄媚地摇着
“……”沉默
“B……?”
“……”死一般的沉默
“B……那我放这儿了,你要记得吃哦……”克拉克有点失落地把小甜饼挂在了滴水兽的小尖牙上,而布鲁斯觉得克拉克的小卷毛都要蔫了,苦情剧气质简直要溢出来了。
“……”不行,我要维持我严肃认真威严肃穆的形象,让罪犯看到蝙蝠侠提着一袋小甜饼哪里还会有威慑力?而蝙蝠旁边飘个三原色也太扎眼了吧?
虽然有点想接受但……我,布鲁斯韦恩,可决不是轻易被小甜饼诱惑的男人!
看着超人渐渐飘远内心戏满屏的老爷今天依旧十分变扭。

克拉克看着十分严肃的大蝙蝠,非常“公事公办”地张开双臂拥抱一下,表示对战役胜利的庆祝。
克拉克还想多抱会儿,虽然他知道再抱下去是要出事的,但他的脑子似乎并不能控制自己的躯体。
不止如此,他还干了件他这辈子都不敢干的事情——他吧唧一口亲上了大蝙蝠的侧脸!
天知道他想这个想多久了,但,这也太可怕了吧,大蝙蝠一定会弄死他的。
克拉克有些慌张的放开布鲁斯,发现布鲁斯似乎还愣着。
这个时候克拉克已经想了千万种理由,一个比一个荒唐,毕竟他怎么解释这行为也没法扭曲自己亲了一口战友的事情,他甚至想到了去把联盟内成员都亲一遍,并告诉布鲁斯这个是氪星传统。
克拉克的大脑貌似运转过快,CPU过热导致他一下陷入混沌之中。
再一睁眼,克拉克眼前却是他家的天花板。克拉克艰难地把记忆重新倒了一遍,最后确定自己只是做了个十分刺激的梦。
克拉克现在十分想重新睡死过去,最好回到那个梦里,那样的话他还能再趁布鲁斯呆住的时候再亲他一口。
但他似乎因为太兴奋失眠了,睁着眼睛怎么都睡不着。

克拉克决定去偷窥一下布鲁斯,2点的话……现在布鲁斯应该刚回家吧?
克拉克搞了一些小破坏,悄悄飘进了蝙蝠洞里,偷偷摸摸地蹲在角落盯着刚夜巡回来的布鲁斯。
克拉克看到桌上确确实实有一盘小甜饼,他现在可以确定布鲁斯肯定是喜欢小甜饼的“那他还不接受我的小甜饼!”克拉克快要委屈死了。
他定睛一看,咦,桌上的那个小甜饼有点眼熟啊……等等!这不是自己买的那份吗?!
克拉克觉得自己要原地升天了,他努力抑制住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避免了把蝙蝠洞的天花板顶破。
克拉克盯着布鲁斯嘟嘟囔囔地把小甜饼放进嘴里,并用超级听力作弊,成功窃取了韦恩家的机密
“克拉克这小甜饼虽然没有阿福做的好吃,也还算凑合吧,下次让他尝……不成,小甜饼都是我的……”
克拉克捂住自己的鼻血“这个布鲁斯,也,太可爱了吧……”他神情恍惚地飘离了蝙蝠洞,以至于忘记自己是偷偷来的这码事,不小心经过了某个藏得很深的摄影头。
与此同时,布鲁斯一口咖啡都喷在了屏幕上。“谁来告诉我这个氪星人是怎么进来的???我几百万的安保设施……”

而克拉克还不知道这一切,捂着自己的鼻子倒在了床上“我这是在做梦吧……那么可爱的布鲁斯……”

——————————

越写越贫瘠越写越ooc【长叹】
辣你们眼睛是我的错
只是死党极爱玫瑰饼,每次上街一看到就想起她,想给她带,但又苦于不再在一个学校的疏远。
感慨之余的脑洞而已。

突然想补一句——其实滴水兽闻着小甜饼香有些委屈

【超蝙】沉睡

又名“睡你妈【bi】起来嗨”
积眠症AU
两个人相爱,得了积眠症的人会在爱人受到伤害病痛折磨时嗜睡,并且症状随时间不断加深,直至永远沉睡不起
亨超本蝙

克拉克最近时不时就昏昏沉沉的,这对他来说有点奇怪,他很少体验到困乏的滋味——毕竟他是超人,永不疲惫的那种生物。

起初他还觉得是闹钟的时间或者定时功能出了问题。但在他换了好几个闹钟还用手机定了无数时间段的闹铃,他发现自己确确实实冤枉闹钟了,这确实不是闹钟的锅。

令克拉克欣慰的是,这种困顿因子很贴心的没有在白天他工作的时候叨扰他。要是领导开着开着会,他支持不住蒙头大睡——那就太可怕了,他不仅仅会被批评一顿,多来几次工作都得没了。
克拉克又双叒叕睡过头了,他六点的闹钟似乎对他失去了效力,闹腾成那个样子也没能把他吵醒,他甚至都没意识到那个闹钟在半个小时前响过。

他强迫自己睁开死死粘连在一起的上下眼皮,再竭力从床上爬起来去赶着上班。也许是复活之后的修复期?死掉的时候没睡够没?死后状态睡眠质量不好?克拉克胡乱想着,琢磨着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就不会这么嗜睡了。

然而克拉克发现自己的嗜睡并没有任何转好的迹象,反而他早晨赖床的时间在不断延长。显然睡眠对他的挽留还在不断加深。

克拉克在第二天不需要上班的情况下终于决定探究一下自己一直好奇的嗜睡时间段。

克拉克通过熬夜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他决定每隔几分钟记个时签个到表示自己还醒着并且他自认为这个方法天衣无缝完美极了。

克拉克有些百无聊赖,他开始一边读书一边记时,他一直觉得挺清醒,直到他在某一时突然犯起困来,但不强烈,让他觉得自己还能再继续熬夜,但过了一会这种困感突然加剧了,克拉克甚至来不及想一下现在的时间就直接被困倦拉入黑暗中,陷入了熟睡状态。

克拉克再次脱离黑暗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记录——它停在了2:37,他的笔迹戛然而止,连“7”的竖都没写完。

这个时候克拉克开始有些担心了,难道母盒的复活只是暂时的?他不太敢往下想了,他不怕再次死亡,但他确实担心那些爱着他的人们失而复得后能否承受得住再度失去。

克拉克觉得自己应该找布鲁斯解决一下问题,他是克拉克第一时间想到的人选。克拉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信任那只大蝙蝠,也许是因为B十分可靠?或者是因为他解决联盟问题的时候效率奇高?

“嘿,超人,战斗的时候不要出神。”

某只丑的一批试图偷袭他的敌方小兵刚飞过来就被蝙蝠拦截了,有些惨地被按在地上蹂躏,而被布鲁斯提醒了的克拉克这才发现自己的沉思实在有些不合时宜。

他迅速回归状态,以最高速度横扫一众敌人,几乎清空半片战场。克拉克有些骄傲的扭过头看着蝙蝠,那个表情让布鲁斯有一种小孩子考试成绩突然好了要表扬的感觉。

这太幼稚了,布鲁斯想着,转身投入另一片区域的战斗。

然而克拉克并没有感觉自己的表情有啥不对的地方,倒是很委屈蝙蝠不理自己。

克拉克在战斗末期基本解决问题的时候又一次出了神,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蝙蝠做收尾工作
突然,蛰伏在地上的将死的敌人还似乎还没意识到他们的殖民扩张计划完蛋了,已经输到无力回天全军覆没,还妄想着挂掉之前再凶一次,它动用自己的尖刺,将其戳进了布鲁斯的小腿里。emmmm,刺太细,刚戳进去一半……就断了。

布鲁斯似乎听见了瘫在地上的小兵心碎的声音。于是一抬脚,让他的脑壳也一起碎掉了。顺手拔出了那根陷进小腿的尖刺,再一抬头,发现超人扑通一声躺地上了。

“Clark!!!!!”

布鲁斯•一脸懵•韦恩有些迷惘地把超人拖了回去。

令布鲁斯吃惊地是他的设备查不出任何问题,克拉克的体征完全正常,只是一直昏睡不醒。这也是布鲁斯极其少见地一次对事态毫无头绪,找不出一丝线索。

布鲁斯觉得他有必要带着克拉克回一趟那个什么孤独城堡,好好查查原因,毕竟超人突然躺地上昏睡不醒实在是太过蹊跷了。

布鲁斯不敢往下想,地球无法承受再一次失去超人。他……也无法想象再一次埋葬克拉克。他真的不想再看到一张张报纸上印着“Superman is dead”,中心广场一堆花圈的景象了。他希望超人只是犯了什么氪星人特有的另类低血糖。

EXM?积眠症?相爱的人一方受伤另一方就会嗜睡?还会……睡死?!!还……还没治?!!!这也太狗血了吧?布鲁斯腹诽道,那解决起来也不难啊,直接保护好路易斯不就得了吗!布鲁斯一阵轻松又有点怪怪的感觉。

“阿福,帮我看看路易斯最近有没有受伤。”
“老爷,她很安全,貌似没有受伤。”
“……”布鲁斯突然觉得路易斯头上……有点绿?

正巧这时克拉克悠悠转醒,有些迷茫的看着布鲁斯“布鲁斯我最近……我控制不住地想睡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嗜睡,我……”
“积眠症,不怪你。你喜欢谁?”
“???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
“你自己看资料。”
“……这”
“路易斯最近没有受伤。”
“我……其实早和路易斯分手了,虽然她还在和玛莎保持联系,但……”
“嗯,所以,你现在喜欢谁?”
“我……我不知道……”
“那你都什么时候犯困?”
“凌晨…凌晨两点”
“……你不会喜欢上小丑了吧。”
“布鲁斯你别闹了!”

布鲁斯心里有数,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在凌晨起来并受一身伤,但他不敢确认,那份感情之于他就像会轻易破碎的肥皂泡,稍稍一碰就会消失不见。

他内心十分矛盾,光,是任何人都向往的,即使习惯身处黑暗的他也是如此。但他真的适合暴露在阳光下吗?他又是否应该带着乌烟瘴气玷染那些阳光普照的地方呢?他心里没个定数。而戳透窗户纸也不是他擅长的事。

以头脑清醒理智著称的黑暗骑士在自己情感的问题上犯了难。他的脑子竟罢了工,一片混乱,想不出任何处理方法。

拖着问题不解决的蝙蝠间接导致了这样一幕

“B我要和你一起去夜巡。”来自坚定的克拉克

“难道大都会的夜晚不需要超人先生吗?”来自并不是很情愿的布鲁斯

“B——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来自委委屈屈的颓丧超

“我……我早都说了,我没有。”来自一涉及私人感情问题就结巴的变扭蝙

“所以布鲁斯为什么希望我睡死过去?”来自咄咄逼人突然凶超

“我没有!我又不是每天的夜巡都会受伤!”来自忿忿不平强词夺理蝙

“那我为什么每天凌晨两点就犯困呢?”来自势在必得据理力争超

“……”来自突然沉默无FUCK说蝙

“那我就当你默认了!”

“……”无奈的布鲁斯深深的叹了口气,这只超怎么一复活就成了切开黑啊。

“老爷,您不得不承认自从克拉克先生和您一起夜巡之后您几乎不会受伤。”

“哼,他……”

“功劳很大,如果您不留下他分享一下下午茶的话也太不礼貌了。”老管家截住了布鲁斯的话头,但布鲁斯没有继续反驳下去,毕竟老管家正托着他的小甜饼远去。

克拉克的嗜睡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布鲁斯发现他甚至在受到极小极小伤的时候克拉克也会睡个好久。

这直接导致了克拉克对布鲁斯日常生活的限制权直线上升。

“克拉克,那个晚宴我必须去。这个没有商量。布鲁西宝贝都快被媒体猜测死掉了。”
“宴会也很危险的布鲁斯!你不觉得你在的宴会被抢劫率很高吗?”克拉克才不会说出自己的私心。拜托,把自己喜欢的人放出去和一群莺莺燕燕亲亲我我。傻子才干嘞。
“……”
“或者你带我去也可以。毕竟超人是可以在白天出现的。”
“难道布鲁西身边要突然出现一个男宠?”
“嗯,我觉得可以多出来一个保镖or秘书。”
“保镖,或者你见过文书工作者有你这样的肌肉……”
“哇哦,布鲁斯你答应了。”
“等等……我……”觉得我还能再反抗一下……

布鲁斯这受伤频率,换作一个普通人得积眠症,分分钟睡死过去啊,但超人是谁啊?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挂掉。

布鲁斯以为克拉克会慢慢自我痊愈。毕竟他几乎对地球的所有疾病都免疫,布鲁斯想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

但他似乎想错了,某次他被咖啡烫了一下,一转头克拉克已经躺地上了,还一睡好几个小时。吓得他后几天的夜巡几乎都让克拉克代劳了。万一有个什么伤,克拉克还会醒吗?

布鲁斯觉得再不采取什么措施他可能会再一次失去克拉克。布鲁斯似乎终于明白了克拉克之于自己的意义,不仅——不仅是为了这个世界的安全。出于他自身,也真的无法接受没有克拉克存在的世界,那意味着在他熬夜工作时候递过来的热牛奶,不小心在椅子上睡着后披在身上的薄毛毯,时不时出现的热情拥抱,都会消失。了无踪迹地离开逝去。
他果断拉着克拉克一起去了孤独城堡,他抱有最后一点侥幸。万一,万一上次资料有遗漏的地方呢?万一,万一这病还有救呢?万一,万一这次命运不会这样残酷的夺走他的阳光呢?

然后。孤独城堡城堡诚实的机器君表示我主人是谁啊!这种小病能病几天啊?他早好了!没啥可担心的!什么?积眠症会死人?死谁也死不了他啊!睡死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机器了。

克拉克满脸堆笑地看着低气压的蝙蝠
“B——我只是不想让你老想着牺牲自己弄得一身伤嘛……”
“……”
“B——我……”
“Clark。我以为你会死。”

克拉克没继续说下去,他知道布鲁斯明白他的意思,克拉克突然有了一个冲动——他一下子抱住这只别扭得可爱的大蝙蝠,用轻柔的力度小心翼翼地用手臂圈着他的腰,再顺带把下巴放在布鲁斯放松下来的肩膀上。

“B……我答应你,再也不吓你了,我会活到——活到在你的坟前撒上最后一柸黄土的时候。”

————————————————————

“顺带,B,我可以再捏一次你的脸吗?这次我会控制好力度的……”
于是大超被绿氪招呼了。
超人。卒。

——————————————————

上篇是安眠药,这篇是积眠症,论我究竟和睡眠缺失多大仇多大怨。

【超蝙】安眠药

ooc,一发完,极短
亨超本蝙

头痛被布鲁斯算在那种最微小的病痛里。

毕竟那只是一种范围极小的痛,被圈禁在头部那一方寸之地,蔓延不远,与那些他所承受过的致命伤相比,实在是不值一提,甚至可以规划进“无所谓”的一栏里。

布鲁斯以为他早已习惯了痛的存在,可以完全忽略这最低等级的痛感,继续他的工作而不被干扰。

但头痛没如他所愿,痛感被圈禁,聚集在他太阳穴的地方作怪,像是锤子一类的东西在不停敲击他的头部,会时不时间断,给他些喘息,再重新给他巨大的痛楚,但偏无任何规律可言,只是拉着他在痛感两极间荡过来荡过去,在仿佛在玩弄他,讽刺他,嘲笑他。
布鲁斯开始怀念那些似乎很严重但却并不难熬的痛感了,毕竟那些还能让他清醒,而头疼却让他只想一头栽下去,把自己的脑子砸开。或者是拿来些钉子锤子,钉进太阳穴,脑子一空,痛楚不复存在。

这些想法很快被掐掉了,太荒唐了不是吗。

而且更为讽刺的是,那些他自认为局限于太阳穴的痛楚还在进一步蔓延,慢慢渗进他的眼眶,颧骨,甚至想要覆盖他半张脸。

布鲁斯用力按压眼窝处,试图暴力镇压,自然是无果的,但确实有止痛的功效,他现在只能感受到那块被按压带来的痛了。

他有些想陷进椅子里休息了,只一会就好。但他后颈的酸痛及时制止了他,他一抬头就觉得背部拉扯得疼,若是仰过去躺在椅子上,他的背大概会比他的工作进度更早发出抗议,这大概是及其稀有的一次他的伤和休息站在了对立面上。

布鲁斯有些无奈,他现在只能选择他管家不太希望的那个方式来对抗头疼了—— 他的管家总是对他的止疼片偏见很大,虽然客观来说它们确确实实帮了他不少忙。

他就着咖啡吞了三粒药——他原来并不需要这么多的,但现在很多止疼药在他的滥用下开始对他不太管用了,他只能不断加大剂量。

他希望止疼药能顺带治治他酸痛的颈和背,其实准确来说是一种痒和疼的结合体,让他无所适从,甚至想找个什么有棱有角的地方蹭蹭后背,或者用适当的力道撞击一下。

但他只是想想,那太像某种猫科动物了,黑暗骑士才不会做出那种动作,即使四周没有人也不会。

更何况还有只不要脸的氪星人在他后面飘着,他以为自己没发觉吗?哼,笑话。

“well,克拉克你有什么事吗?”布鲁斯连头也没转,只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
“没……没什么,我只是来……”
“如果是道歉的话——我早就原谅你了,你真的不用周周来,我想大都会的夜晚对超人的服务量要求并不小。”
“不是这件事啦……我只是只是来看看你……”克拉克有些委屈,布鲁斯的态度好像突然变得冷漠了,连个正眼也不给他。

布鲁斯耸了耸肩,表示你随意,但他无法避免的皱了一下眉,他的脊背很不合时宜地发起了抗议,他想到扭脖子可能会脖子疼到实在没想到耸肩可能牵动他的背痛。

在布鲁斯突然剧烈的背痛还没结束之前就有一双温暖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布鲁斯愣住了,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是这个反应,但止痛片实在是使他的脑子和动作有些迟钝。

那双手揉着他的背,他想抵抗来着,但在这个想法通过神经传导到动作那一步的时候他背部那些被伺候得很舒服的肌肉已经不太听号令。

他慢慢放松下来,甚至有了些许困意,布鲁斯并不想承认自己已经全全把后背交给了对方并顺带将全部信任奉上,布鲁斯要将其归于头痛带来的眩晕和止疼片的过错,是它让自己犯困的。没错,怪止疼片。

克拉克在老管家的提示下贴心地按揉着布鲁斯的太阳穴,这对抑制头痛很有功效,只是布鲁斯从没有足够的时间用这种需要放松的方式把自己的头痛治好。

布鲁斯终于如愿瘫在椅子上了,平稳的气息告诉克拉克他甚至慢慢陷入了沉睡,克拉克看着他的一根睫毛颤了颤,一撮头发不听话的慢慢翘起来,一口空气被吸入他的肺里。

克拉克觉得他能这么看一辈子,看到下一个,再下一个太阳升起的时候。

—————————————————————

老管家推了推眼镜
“这人形安眠药真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