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树林

萌亨本超蝙,日常活在相册,依靠超蝙亨本粮和本阿弗莱克的街拍/电影/采访存活

【亨本】笼子里没有熊

兽医亨x熊科兽人本【终章】

小偷已经盯了这家好久了,鉴于兽人们和一些上夜班的人类作息时间表实在太过复杂他甚至全天候在线。他摸清了这家有两个男人,啥时候在家,啥时候不在家,出门往哪拐,遛弯往哪走,路程确切到米,时间精准到分钟,可谓调查细致至极,堪称是业界良心。
至于业界良心怎么会脑子短路找上这户看起来就不好惹的人家,主要还是社会问题。
偷窃界向来竞争激烈,其中不乏有揍架厉害的,这群人把纯人类区域都占领了,而这位可怜的技术宅连人类兽人混住区都挤不进去,只能在兽人住区和混住区边缘晃荡,不仅收入微薄还老是有被发现的危险,甚至还可能命丧兽口。
经他调查,这片几乎每家里都住个兽人,虽然是体型小的猫科犬科,但他一进去肯定被发现,还没准得打个狂犬疫苗。相较之下,两个人类的住所实在是非常安全了。

小偷摸定了这俩人早已睡熟,轻手轻脚地溜进了黑乎乎空荡荡的客厅里,四下寻觅,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宛如在逛集市。
“这笔记本不错,谢谢了。”
“这小盒挺精致啊,拿走了。”
“嗯,电视有点大,算了算了。”
“诶,这毛绒绒的什么玩意?这俩哥们还喜欢毛绒玩具,这有点变态了吧。我看肯定是对gay,当然不能歧视不能歧视,就算是偷窃行业也要有原则……”
再定睛一看,偷窃小哥差点没跪地上,要不是有职业素养在,他就一嗓子嚎出来了。
那哪里是什么毛绒玩具,分明是一头熊啊,货真价实,看起来能一爪子拍碎他头骨的那种。偷窃小哥战栗着往后退,把怀里一堆玩意轻轻放地上。脸上堆着讨好而僵硬的笑容。
“那个,先生,我……我我不打扰您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先走了……”说完夺门而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隐没于夜色中。
Ben一脸懵逼的愣在原地,开始了吾日三省吾身“难道我很凶吗?”“我令人害怕吗?”“我很有攻击性吗?”
“他怎么一脸恐惧的跑了啊???算了,不想了,夜宵还在等着我……啊,我亲爱的鱼罐头我来找你啦。”

Henry迷迷糊糊地把闹钟关掉,看着熟睡着打着小呼噜的毛熊,例行揉了一把毛,深深吸一口清晨洁净的空气,再偷偷抱住Ben毛绒绒的脑袋瓜子亲上一大口。
如果有人在一旁看着的话,那他就会发现那个男人四周突然出现了一堆粉红色的小泡泡,笑的温暖而餍足。
Henry还停留在亲到Ben的幸福感中时突然想起来一件极其重要的事,重要到让他一下子精神起来,甚至癫狂起来,他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兴奋状态穿好一套正装,兴致勃勃地拉开柜子然后——眼眶溢满了泪水。
“我的小戒指盒呢,昨天明明放在这里了啊,怎么还能丢了的呢,这不现实,不科学,不符合逻辑……”
Henry仰望着天花板,宛如从天堂跌入地狱,悲伤的情绪在周围一圈蔓延,头顶生出一片乌云,阴暗得仿佛要生出蘑菇来。
Ben这个时候才悠悠转醒,困顿地揉揉自己有些浮肿的眼睛,眨巴眨巴疑惑地看向沉浸在悲伤中的Henry。
“唔,Henry你咋了,怎么突然穿的这么正式啊……”
“没什么……”Henry极力把负面情绪吞进肚,试图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Ben好像仍然停留在睡梦中,懒洋洋地打个哈欠“Henry,昨天半夜有个人半夜来拜访,超级奇怪,都不开灯,还一看到我就吓的哆嗦,然后就跑没影了……”
Henry的心一下子跌进谷底“Ben……那不是访客啊,是小偷啊,就是不经别人同意把别人东西拿走的那种坏人,被捉到的话要关进警局的……”
Henry觉得自己的小戒指盒失踪之谜可以破案了,鉴于现在的警局工作人员大多尸位素餐,被偷了去报警找回率也低得可以忽略为零,他可亲可爱的小戒指估计是没有找回来的可能了。Henry仿佛看到他辛辛苦苦攒的工资没有一点留恋地扑棱着小翅膀就飞走了。
Henry试图做出和往常一样的表情,毕竟他并不想哭丧着脸,把悲伤传染给Ben。而且万一Ben问起来他为啥这么丧,难道要他说他好不容易攒了钱买了戒指要向Ben表白然后发现戒指被偷了吗?不行,太尬了。那难道要再攒到一对戒指的时候再表白吗?也太久了吧……那,要不现在就表白?
Ben看着Henry脸上出现了各种奇怪的表情,还以为是Henry被小偷偷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刚想拍拍Henry的肩试图安慰一下,却被一下子拉住了手,并收到Henry十分坚定的眼神。
Ben其实是很疑惑的“Henry这个眼神这个姿势……是不是他得了绝症要把遗产传给我?!”Ben自以为自己已经摸透了Henry的心思,诚恳地看着Henry“Henry你放心,我是不会和你的亲朋好友抢遗产的。”
Henry这时候还在进行鼓起勇气表白的蓄力过程,被Ben这么一说直接懵在原地,思索片刻后才明白过来。
Henry哭笑不得地揉了揉Ben的脑袋“Ben,我还没到快死的时候呢,咱们可以不用谈遗产的事情。而且是什么让你一想到我要死,就想到遗产,而不是和我好好道别啥的……”
Ben一头雾水“啊?我没有认为你要死啊,还有为啥遗产要在快死的时候提?书上不是说的要在有绝症的时候分遗产吗?”
Henry差点没笑出来,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开始科普课。
【Henry小讲堂开课啦,孩子理解总出错,多半是没救啦】【bushi】

Ben在Henry做【名词解析】讲到【小偷】这个词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Henry,昨天那个人在跑掉之前好像把很东西放在了门口。”
Henry听完心中走燃起了希望的火光,忙不迭跑去门口。
Henry终于又和他的小戒指盒重逢啦!Henry觉得以自己现在的喜悦心情,做个跳跃——空中旋转360度都不为过。
“Ben你真是太棒了!”Henry激动地抱住Ben的大脑袋,踮起脚尖吧唧一声亲在Ben的脑门上。
随即Henry突然发现,现在难道不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的最佳表白时机吗?
于是Henry打开小戒指盒,小心翼翼地把他的小戒指拿出——开始又一轮的【名词解析】
“Ben你知道吗?这个玩意代表……”
“我知道。”
Henry有些惊讶Ben了解戒指的用途。不过既然Ben已经了解了,那……
Henry把小戒指举到Ben的面前“Ben,所以你……愿意吗?”
Ben沉默。
Henry苦等。
气氛一度很尴尬。
Henry的心再一次沉到谷底,说实话Henry觉得今天的一切对他的心脏一点都不友好。
Henry盯着Ben,有些紧张地眨眨眼睛,但Ben依旧没有回应,只是回望着Henry,Henry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根本没有想过Ben会拒绝他,更没有想过Ben会通过这种沉默的方式拒绝他。Henry更不知道经此一役他和Ben以后又要怎么相处,他只觉得窒息,感觉比之前被辞掉还要难受。
Henry了解Ben,Ben基本不会拒绝人,就算那些来店里的人让Ben疲于应对,Ben也不会拒绝,那他究竟对自己有怎样的抵触才会拒绝呢,或许Ben根本不喜欢自己吧,只是为了生存才……
Henry不敢往下想了,他干抹了一把家,转身想要离开,他想要出去冷静冷静,却被Ben一把拽住。
“Henry,这不对!”
Henry更难过了,现在他的情感不仅不能得到回应改成错误的了。“Ben,你告诉我,哪里不对?”
“Henry你应该说一大段话的,什么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然后再问我同不同意,你也没有单膝下跪!还要扭头就走!”
Henry表情凝固在脸上,他觉得自己需要一颗速效救心丸。
Henry很快调整好姿态,虽然Ben显然记错了新郎的台词,那段话并不在新郎的责任范畴,但Henry选择按着Ben的剧本走
“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
“我愿意!”
“Ben我还没说完呢!”
“没说完就不能抢答了吗?”
“当然可以亲爱的”Henry笑容满面地把小戒指戴到了Ben的手上。没有任何迟疑的亲上了Ben的嘴唇,一边搂住Ben的腰,一边在他的口腔中攻城略地,直到Ben几乎要窒息才放过他。
Henry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Ben,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偷吃鱼罐头了?”
“……”
Henry笑着捏了捏Ben的小肚子,心生感慨,他帮Ben离开了那个笼子,也绝不会再让自己和Ben进入到任何一个人们缔造的“笼子”里,他知道自己还有一段需要努力的路要走,毕竟他家有一只如此能吃的熊要喂,而他,想给这只熊永远提供最好的鱼罐头。

【End】

时隔n久终于完结了,再不完结就开学了,就完结不了了【bu】

评论(7)

热度(50)

  1. 非正常【丧】树林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爱好收集
    【丧】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