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树林

萌亨本超蝙,日常活在相册,依靠超蝙亨本粮和本阿弗莱克的街拍/电影/采访存活

【超蝙】沉睡

又名“睡你妈【bi】起来嗨”
积眠症AU
两个人相爱,得了积眠症的人会在爱人受到伤害病痛折磨时嗜睡,并且症状随时间不断加深,直至永远沉睡不起
亨超本蝙

克拉克最近时不时就昏昏沉沉的,这对他来说有点奇怪,他很少体验到困乏的滋味——毕竟他是超人,永不疲惫的那种生物。

起初他还觉得是闹钟的时间或者定时功能出了问题。但在他换了好几个闹钟还用手机定了无数时间段的闹铃,他发现自己确确实实冤枉闹钟了,这确实不是闹钟的锅。

令克拉克欣慰的是,这种困顿因子很贴心的没有在白天他工作的时候叨扰他。要是领导开着开着会,他支持不住蒙头大睡——那就太可怕了,他不仅仅会被批评一顿,多来几次工作都得没了。
克拉克又双叒叕睡过头了,他六点的闹钟似乎对他失去了效力,闹腾成那个样子也没能把他吵醒,他甚至都没意识到那个闹钟在半个小时前响过。

他强迫自己睁开死死粘连在一起的上下眼皮,再竭力从床上爬起来去赶着上班。也许是复活之后的修复期?死掉的时候没睡够没?死后状态睡眠质量不好?克拉克胡乱想着,琢磨着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就不会这么嗜睡了。

然而克拉克发现自己的嗜睡并没有任何转好的迹象,反而他早晨赖床的时间在不断延长。显然睡眠对他的挽留还在不断加深。

克拉克在第二天不需要上班的情况下终于决定探究一下自己一直好奇的嗜睡时间段。

克拉克通过熬夜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他决定每隔几分钟记个时签个到表示自己还醒着并且他自认为这个方法天衣无缝完美极了。

克拉克有些百无聊赖,他开始一边读书一边记时,他一直觉得挺清醒,直到他在某一时突然犯起困来,但不强烈,让他觉得自己还能再继续熬夜,但过了一会这种困感突然加剧了,克拉克甚至来不及想一下现在的时间就直接被困倦拉入黑暗中,陷入了熟睡状态。

克拉克再次脱离黑暗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记录——它停在了2:37,他的笔迹戛然而止,连“7”的竖都没写完。

这个时候克拉克开始有些担心了,难道母盒的复活只是暂时的?他不太敢往下想了,他不怕再次死亡,但他确实担心那些爱着他的人们失而复得后能否承受得住再度失去。

克拉克觉得自己应该找布鲁斯解决一下问题,他是克拉克第一时间想到的人选。克拉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信任那只大蝙蝠,也许是因为B十分可靠?或者是因为他解决联盟问题的时候效率奇高?

“嘿,超人,战斗的时候不要出神。”

某只丑的一批试图偷袭他的敌方小兵刚飞过来就被蝙蝠拦截了,有些惨地被按在地上蹂躏,而被布鲁斯提醒了的克拉克这才发现自己的沉思实在有些不合时宜。

他迅速回归状态,以最高速度横扫一众敌人,几乎清空半片战场。克拉克有些骄傲的扭过头看着蝙蝠,那个表情让布鲁斯有一种小孩子考试成绩突然好了要表扬的感觉。

这太幼稚了,布鲁斯想着,转身投入另一片区域的战斗。

然而克拉克并没有感觉自己的表情有啥不对的地方,倒是很委屈蝙蝠不理自己。

克拉克在战斗末期基本解决问题的时候又一次出了神,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蝙蝠做收尾工作
突然,蛰伏在地上的将死的敌人还似乎还没意识到他们的殖民扩张计划完蛋了,已经输到无力回天全军覆没,还妄想着挂掉之前再凶一次,它动用自己的尖刺,将其戳进了布鲁斯的小腿里。emmmm,刺太细,刚戳进去一半……就断了。

布鲁斯似乎听见了瘫在地上的小兵心碎的声音。于是一抬脚,让他的脑壳也一起碎掉了。顺手拔出了那根陷进小腿的尖刺,再一抬头,发现超人扑通一声躺地上了。

“Clark!!!!!”

布鲁斯•一脸懵•韦恩有些迷惘地把超人拖了回去。

令布鲁斯吃惊地是他的设备查不出任何问题,克拉克的体征完全正常,只是一直昏睡不醒。这也是布鲁斯极其少见地一次对事态毫无头绪,找不出一丝线索。

布鲁斯觉得他有必要带着克拉克回一趟那个什么孤独城堡,好好查查原因,毕竟超人突然躺地上昏睡不醒实在是太过蹊跷了。

布鲁斯不敢往下想,地球无法承受再一次失去超人。他……也无法想象再一次埋葬克拉克。他真的不想再看到一张张报纸上印着“Superman is dead”,中心广场一堆花圈的景象了。他希望超人只是犯了什么氪星人特有的另类低血糖。

EXM?积眠症?相爱的人一方受伤另一方就会嗜睡?还会……睡死?!!还……还没治?!!!这也太狗血了吧?布鲁斯腹诽道,那解决起来也不难啊,直接保护好路易斯不就得了吗!布鲁斯一阵轻松又有点怪怪的感觉。

“阿福,帮我看看路易斯最近有没有受伤。”
“老爷,她很安全,貌似没有受伤。”
“……”布鲁斯突然觉得路易斯头上……有点绿?

正巧这时克拉克悠悠转醒,有些迷茫的看着布鲁斯“布鲁斯我最近……我控制不住地想睡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嗜睡,我……”
“积眠症,不怪你。你喜欢谁?”
“???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
“你自己看资料。”
“……这”
“路易斯最近没有受伤。”
“我……其实早和路易斯分手了,虽然她还在和玛莎保持联系,但……”
“嗯,所以,你现在喜欢谁?”
“我……我不知道……”
“那你都什么时候犯困?”
“凌晨…凌晨两点”
“……你不会喜欢上小丑了吧。”
“布鲁斯你别闹了!”

布鲁斯心里有数,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在凌晨起来并受一身伤,但他不敢确认,那份感情之于他就像会轻易破碎的肥皂泡,稍稍一碰就会消失不见。

他内心十分矛盾,光,是任何人都向往的,即使习惯身处黑暗的他也是如此。但他真的适合暴露在阳光下吗?他又是否应该带着乌烟瘴气玷染那些阳光普照的地方呢?他心里没个定数。而戳透窗户纸也不是他擅长的事。

以头脑清醒理智著称的黑暗骑士在自己情感的问题上犯了难。他的脑子竟罢了工,一片混乱,想不出任何处理方法。

拖着问题不解决的蝙蝠间接导致了这样一幕

“B我要和你一起去夜巡。”来自坚定的克拉克

“难道大都会的夜晚不需要超人先生吗?”来自并不是很情愿的布鲁斯

“B——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来自委委屈屈的颓丧超

“我……我早都说了,我没有。”来自一涉及私人感情问题就结巴的变扭蝙

“所以布鲁斯为什么希望我睡死过去?”来自咄咄逼人突然凶超

“我没有!我又不是每天的夜巡都会受伤!”来自忿忿不平强词夺理蝙

“那我为什么每天凌晨两点就犯困呢?”来自势在必得据理力争超

“……”来自突然沉默无FUCK说蝙

“那我就当你默认了!”

“……”无奈的布鲁斯深深的叹了口气,这只超怎么一复活就成了切开黑啊。

“老爷,您不得不承认自从克拉克先生和您一起夜巡之后您几乎不会受伤。”

“哼,他……”

“功劳很大,如果您不留下他分享一下下午茶的话也太不礼貌了。”老管家截住了布鲁斯的话头,但布鲁斯没有继续反驳下去,毕竟老管家正托着他的小甜饼远去。

克拉克的嗜睡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布鲁斯发现他甚至在受到极小极小伤的时候克拉克也会睡个好久。

这直接导致了克拉克对布鲁斯日常生活的限制权直线上升。

“克拉克,那个晚宴我必须去。这个没有商量。布鲁西宝贝都快被媒体猜测死掉了。”
“宴会也很危险的布鲁斯!你不觉得你在的宴会被抢劫率很高吗?”克拉克才不会说出自己的私心。拜托,把自己喜欢的人放出去和一群莺莺燕燕亲亲我我。傻子才干嘞。
“……”
“或者你带我去也可以。毕竟超人是可以在白天出现的。”
“难道布鲁西身边要突然出现一个男宠?”
“嗯,我觉得可以多出来一个保镖or秘书。”
“保镖,或者你见过文书工作者有你这样的肌肉……”
“哇哦,布鲁斯你答应了。”
“等等……我……”觉得我还能再反抗一下……

布鲁斯这受伤频率,换作一个普通人得积眠症,分分钟睡死过去啊,但超人是谁啊?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挂掉。

布鲁斯以为克拉克会慢慢自我痊愈。毕竟他几乎对地球的所有疾病都免疫,布鲁斯想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

但他似乎想错了,某次他被咖啡烫了一下,一转头克拉克已经躺地上了,还一睡好几个小时。吓得他后几天的夜巡几乎都让克拉克代劳了。万一有个什么伤,克拉克还会醒吗?

布鲁斯觉得再不采取什么措施他可能会再一次失去克拉克。布鲁斯似乎终于明白了克拉克之于自己的意义,不仅——不仅是为了这个世界的安全。出于他自身,也真的无法接受没有克拉克存在的世界,那意味着在他熬夜工作时候递过来的热牛奶,不小心在椅子上睡着后披在身上的薄毛毯,时不时出现的热情拥抱,都会消失。了无踪迹地离开逝去。
他果断拉着克拉克一起去了孤独城堡,他抱有最后一点侥幸。万一,万一上次资料有遗漏的地方呢?万一,万一这病还有救呢?万一,万一这次命运不会这样残酷的夺走他的阳光呢?

然后。孤独城堡城堡诚实的机器君表示我主人是谁啊!这种小病能病几天啊?他早好了!没啥可担心的!什么?积眠症会死人?死谁也死不了他啊!睡死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机器了。

克拉克满脸堆笑地看着低气压的蝙蝠
“B——我只是不想让你老想着牺牲自己弄得一身伤嘛……”
“……”
“B——我……”
“Clark。我以为你会死。”

克拉克没继续说下去,他知道布鲁斯明白他的意思,克拉克突然有了一个冲动——他一下子抱住这只别扭得可爱的大蝙蝠,用轻柔的力度小心翼翼地用手臂圈着他的腰,再顺带把下巴放在布鲁斯放松下来的肩膀上。

“B……我答应你,再也不吓你了,我会活到——活到在你的坟前撒上最后一柸黄土的时候。”

————————————————————

“顺带,B,我可以再捏一次你的脸吗?这次我会控制好力度的……”
于是大超被绿氪招呼了。
超人。卒。

——————————————————

上篇是安眠药,这篇是积眠症,论我究竟和睡眠缺失多大仇多大怨。

评论(16)

热度(282)